主页 > U梦生活 >夫失蹤变浮尸‧阿窿上门追债‧少妇一家四口断炊 >

夫失蹤变浮尸‧阿窿上门追债‧少妇一家四口断炊


夫失蹤变浮尸‧阿窿上门追债‧少妇一家四口断炊(雪兰莪.巴生5日讯)一名少妇开年迎来“三重”打击,原本相约好一起购买年货的丈夫,接获疑是大耳窿的来电后外出便宣告失蹤,3天后被发现浮尸河边,更令她不知所措的是,她最近多次遭疑是大耳窿的男子上门和来电追债,一家人的生活备受煎熬。目前,她还来不及从丧夫噩耗走出悲伤,便得为3名年幼孩子的生计而操心,要求社会人士伸出援手。来自巴生圣陶沙的林丽芳(34岁)指出,经营食堂的丈夫黄成业(37岁)于如常上班,下午回来用餐时,还相约她和孩们于晚上一起到住家附近的购物中心买年货。夫生前标到食堂经营权她说,当时丈夫的健康状态非常不妥,连续呕吐了3天,因此她要求丈夫在家休息,她则与孩子们到一名保姆的住家商讨照顾孩子的细节。“我外出后,丈夫曾于下午4时许来电说有点事情要出去和朋友商量,并由朋友接送外出;傍晚5时许我回到家后,打电话给丈夫,问他几点回来,他表示六七点就会回家。”直到晚上7时许,丈夫还没回来,林丽芳再拨电给丈夫,但电话再也无法接通了。直到两天后(1日),突然有一名华裔男子上门找丈夫,林丽芳因害怕不敢应门,这名男子就从厨房的后窗语带威胁地向她喊话:“如果我再找不到这个人(丈夫),我就会做一些东西”。丈夫失蹤的第三天(2日)早上11点多,林丽芳接获丈夫的死亡噩耗,警方在巴生北区的兰斗班让河中,捞获丈夫的尸体,令家人顿感晴天霹雳。过后,林丽芳又陆续接到一些男子来电追债,连丈夫的友人也接获同样来电,令她不知所措。在没生活收入和没储蓄的情况下,还未走出丧夫之痛的林丽芳就得开始为孩子的生计忧愁,一家四口不知何去何从,而且还要想办法避免阿窿找上门。她与丈夫育有两男一女,分别是5岁、9岁、12岁,其中两人正在求学。她没有亲戚,男方的亲戚则各有负担,无法一直救济她与孩子们。她目前已迁离旧家避开阿窿的骚扰,与一名亲戚同住,屋租各付一半,这样一来也可省下一半的租金。她指出,丈夫和她生前并没储蓄的习惯,因此如今一家四口面对断炊的局面。“丈夫生前和友人招标到一间食堂的经营权,现在我会想办法和丈夫的友人经营这间食堂,希望将来成为一家人的收入来源。”据知,小学有两间食堂,据称收入并不多,因此一开始都无法赚钱,即使赚钱也不多;因此在这过渡期,她希望获得社会人士的协助,让她与孩子们渡过难关。坚信夫非自杀林丽芳指出,丈夫遗体经过解剖后,她被告知没有任何伤痕,警方列为猝死案处理。她说,到目前为止,她还不懂丈夫的真正死因,但她坚信丈夫一定不会自杀。至于有人发出匿名电邮揭发她丈夫的死因,她则表示不知情。“丈夫生前身带逾千令吉的现款,以便购买年货,但他的遗体被发现时,现款已不见了。”她表示,丈夫的遗体是“卡”在铁闸,才得以被寻获,否则一沖出大海,可能就永远找不回来了。盼阿窿勿骚扰妻儿陪同林丽芳召开记者会的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有文指出,祸不及妻儿,大耳窿不应骚扰这名可怜的单亲妈妈和她的孩子。他说,究竟死者是他杀还是遭人逼死,没人知道,但他相信整件事一定与阿窿有关。“我将会致函总察长,要求关注阿窿活动肆虐的问题,同时也会向内政部反映此事,希望警方加强调查此案,还黄家一个清白。”丈夫曾报警指遭骗财丈夫去世后,林丽芳赏试丈夫的文件中寻找蛛丝马迹,希望能找出与丈夫死因有关的线索。最令她感到惊讶的是,其中一份文件是警方的回函,内容是针对丈夫报警指称遭人骗财,惟警方的回应表示证据不足,因而无法进一步查办。“我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大耳窿有关,更不知道丈夫的死亡是否与这件事牵上关係。”她说,丈夫生前并没经济问题,月入3500令吉已足够一家人生活,因此丈夫过后与大耳窿牵上关係,令她感到非常惊讶和困扰。她强调,丈夫的死存在太多疑问,因此她希望警方能查个水落石出,还丈夫一个清白。林丽芳指出,丈夫生前是虔诚的佛教徒,每週至少到佛堂一天,死前除了有呕吐的状况之外,并没甚幺不妥。丈夫最后一次离开前,还和孩子们玩到很开心。另外,记者也从死者黄成业生前的友人吴先生口中得知,死者是众人眼中的好好先生,爱家又照顾孩子,而且为人正直、性格开朗和乐意助人。匿名信指阿窿害死人黄成业命案发生后,各大媒体皆接获以“极度震撼的命案!”为题的匿名电邮,要求寻找真相,电邮内容大致如下:我们要真相,我们的社会真的是病到如此地步吗?黄金汉(现名黄成业),一位拥有善良的心、顾家的好男人于被几位华裔高利贷(大耳窿)嫌疑犯从巴生圣淘沙花园住家活生生掳走,失蹤后,警方发现时却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黄金汉于下午1点回到吧生圣淘沙花园的住家,约好太太带3位年龄还在念小学一年级以下的孩子一起去超市买即将要在开营的食堂营养餐生意工具。忽然,黄金汉接到3至4通电话不停的打进来他的手机,金汉就在这个时候脸色大变,而且不停的在住家来回走动。就在当天下午4点,他向太太说要与高利贷(嫌疑犯)朋友出去商讨一些债务事项,而且当时黄金汉身上还有现金1500令吉。他向太太说,车子可以给太太使用,而黄金汉先生一位善良,忠厚老实的顾家好男人在上有一位年老多病的父亲,下有3位只不过才几岁的孩子,加上太太从来没出过社会工作,为的只是在家照顾3小1老。就这样活生生的被高利贷(嫌疑犯)朋友载出去就没有再回家,与那几位社会弱势群体,无依无靠年老多病老父亲及只不过才几岁的孩子们,期盼他们的孩子和父亲,就再也无法回家过即将来临的农曆新年一家团圆。当天5点,太太还担心黄金汉的安危,打电话去先生的手机,在黄金汉背后还听到好几位华裔男人的对话声。但是,当那些男人的对话声音当场再也不敢出声而马上安静下来,黄金汉还向太太说会在与朋友商讨一些债务事情后会回家。但是,当天晚上7点过后,黄金汉的太太再打电话给黄金汉就再也没有接通他的手机。而在失蹤几天后,即中午在一位中文报媒体朋友接到一位警方打来电话通知,才知道黄金汉尸体被民众发现“卡”在巴生兰斗班让后面靠近沙巴都大道附近的水坝里面。在一位即将在食堂开业的营养餐小贩来说,一位刚刚找到机会,充满人生希望的善良、顾家的好男人,却再也没有机会回家与老父亲,3位还很小年龄的孩子及一位从来没在社会上有过工作经验的太太吃团圆饭。我恳求拥有良知政治人物、媒体朋友们,为了华社弱势群体而站出来向社会公众求助捐款给这群黄金汉先生的遗孤。‧2012.01.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