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沟 >抓包女友跟兄弟在床上还不带套!狠心「三招复仇」 >

抓包女友跟兄弟在床上还不带套!狠心「三招复仇」


抓包女友跟兄弟在床上还不带套!狠心「三招复仇」

原PO

「被好友背叛的你会想报复吗?」

报复能换回什幺事吗?不行。伤害永远都在,甚至在报复的过程中还会把伤口

撕得更大、更痛。但是却能让自己在当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正义。

该不该报复不是别人能告诉你的,这种事只有你自己心中的尺能衡量该不该报复

、报复的程度到哪里。但是,你不会知道你的报复行动能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以下是我的故事……故事很长——————-

我没有要讚扬以暴制暴,只是想抒发…..

不要把我当成英雄人物,我做的只是野蛮的报复行为

再提一次,报复是属于"自己"的正义,后果得自己承担

———————————————————————

原PO的故事让我想到我19岁时,当时我在台中工作,女朋友(小兔)

在大坑山下的禅寺技术学院读书。

我很疼她,所以她要什幺我都给她,房租我出、家具我买。

即使一天兼2份工我也甘之如饴;而她也很乖的常常陪我参加

死党们的聚会,就因为她说想给我能陪我的时间。

这样过了一年,某天我认识4年的死党中其中一个跟我说

「AGUSTA,最近"阿泰"(死党中之一)白天会带着小兔逛街耶。

我们看见好几次。他说是顺路帮忙啦,不过你自己注意一下嘿。」

我原本也相信我的死忠兼换帖不会做这种事,也相信我最疼的

小兔不会在我头上放绿光。但是随着閑言閑语越来越多,我决定趁

她去上课在自己家里偷装监视器(下课我会在电脑公司上班,所以会

帮人装监视器)。我装了两组8台,套房所有角落拍的巨细靡遗。

一天一天的录,我的头也一天一天的绿。因为,阿泰从来没带过

套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射在里面,事后就拿卫生纸擦掉从小兔身

体里流出来的洨。

2个月过去,我不动声色。每天趁她不在家偷看,然后烧成光碟

藏起来。而隔天就用前一天阿泰上她的方式上她,更用力;不过我

依旧都有戴套;这是我无声的报复跟自虐。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幺做。

直到她跟我说她有了,要我负责…给她钱让她拿掉。

我才知道该怎幺报复这两个人。

这一天,我请假偷偷收拾好所有行李。揪了所有死党、同事,当然还有

小兔跟阿泰到家里,说有事要宣布。一开始大伙喝啤酒聊天玩闹,很快乐。

因为我知道这是我们这一群全员到齐最后一次的聚会。

最后我跟大伙宣布小兔怀孕了,我决定要做一件事…;大家开始欢呼,

争着说要当伴郎、甚至要当乾爹、乾妈。除了那杂种的父母笑得很尴尬。

欢呼中拿出这两个月来我烧出他们有做的光碟,放到光碟机里按

PLAY

一场场无声的A片在电视里播放;只是场景很熟悉,人物很熟悉。所有人呆

滞了,小兔崩溃哭了….阿泰想跑去关掉光碟机,可是几个人挡在前面。

我也笑了;但我也哭了….这几个月来我头一次哭了。萤幕上威猛的阿泰

现在被架着跟我不断道歉,而被插得很享受的小兔现在崩溃的吐了一地。

我大声的说:「我要宣布,这几个月我每次上她都有戴套子,而且每次

都用跟阿泰一样的姿势上她。所以她肚子里的杂种不是我的!」边说边哭着笑。

几个人看不下去默默的走了….留下3个男生的陪着我们3人。

我对阿泰跟小兔说:「拿掉的钱我不会出,不过这间房还有半年租约我

留给你们打砲。光碟我手上有备份,你们一辈子都有把柄在我手上。」

离开了房间。当然….没有所谓的备份光碟,只是想他们活在恐惧中。

我后来没跟他们两人连络过,但是其他人跟我说,阿泰从那时候起变的

对人戒心很重,简直到了神经质,慢慢的大家也没跟他联络。而小兔,有了

重度的躁郁症自残了好几次,后来听说拿掉小孩后被她父母带回家就连络不

到了。

我开心吗?真的是玉石俱焚。我毁4了个人:小兔、阿泰、跟那小孩,还有我。

但是重来一次我会不会这幺做?答案是…..

会…..

上一篇: 下一篇: